可以不聪明,但不能不靠谱

 
Author: Charlie    November 8, 2018
撰文 I 陈超操
编辑 I 洪   念
 
二十年前的扩招,让更多年轻人获得了上大学的机会。可是,伴随而来的应届生就业难,也成为了社会各界热议的话题。很自然地,大家容易把责任归咎到用人企业头上。事实上,多数情况下并非用人方不近人情或不给年轻人机会。企业难处的背后,问题大多还是出在学生自己身上。
 
毫无疑问,学校生活和职场社会有着很大的不同。除了专业技术能力方面,更大的差异其实来自个体的行为方式。对于即将步入社会的学生,只有主观上认清并努力缩小这个差异,才能被用人企业所接受和欢迎。
 
其实,毕业前的就业指导和实习历练是非常有效的手段,来确保毕业后能够尽快融入工作。但是,由于现实中流于形式的操作,使得这些安排不仅无益于缩小学生在认知和行为上跟职场要求的差异,而且更有日益扩大的趋势。结果是,由于孩子们缺乏基本的职业素养,致使其无法适应企业的工作需要。对用人企业来讲,培养学生变得耗时费力且难以见到成果。
 
接下来,咱们来看一个实际例子。
 
笔者公司一直以来都有从学生中培养员工的习惯。一天,公司从应聘简历中挑选出一份进行了电话沟通,并安排了后续的面试。这是一位男生,南京邮电大学应届毕业,比较典型的理工科男生。
 
约定某日上午9:00,面试地点以及联系方式等均已邮件告知。结果,左等右等都没见到面试者出现。一个小时后,这位男生出现在了公司门口。询问其迟到原因,答道:“因为住得远,所以迟了”。很显然,他对自己的迟到并没觉得有任何不妥,更别说歉意。鉴于此,公司便回应他:“因为已过了约定时间,所以今天没办法安排面试了。如果您对本公司的工作机会仍有意愿,可另约时间。”
 
刚离开一会儿,该男生给公司联系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大意是今天面试迟了,下次什么时候方便再约。下午时分,又来短信说希望加个微信。
 
 
尽管有无故迟到整整一个小时的不当行为,但对于他表现出来的“诚意”,公司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于是约了第二次面试。此外,考虑到第一次迟到的缘故,这次约定了某日上午10:00,以给他充足的睡眠和赶路时间。
 
面试日前一天下午,这位男生拨通了公司电话,再次确认了第二天的面试,看来这次应该是认真对待了。第二天,眼看着时针走到了10点整,结果这位男生又未出现,也没来电话告知什么情况。后来,看到他发来的一条短信。
 
 
有理由相信,有了第一次面试迟到被劝回的经历后,这位男生应该是长了见识。第二次面试前的电话确认说明了这一点。
 
可是,再一次无故爽约,就很难理解他的行为了。兼职和面试安排在同一时间段,鱼和熊掌的关系,以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应该不至于想不明白。那几条让人无语的短信,似乎表明了无故爽约正是他的一种习惯。如此,有什么理由相信,在面试阶段就屡次放未来老板鸽子的人,入职后能有出色的工作表现?如此脑回路,实在是可怕。
 
划一下重点:

一、迟到整整一个小时,居然还天真地认为一切都可以按他的喜好,就他方便的时间来继续?这就好比购票乘坐火车,结果迟了一小时到车站,还寄希望于整列车的乘客等你一起走。
 
二、这位同学可否知道,对工作的人来说,每天八个小时工作时间,每个时段都会有具体的任务安排?此外,面试他的人士,最起码也是个主管,因此面试官的时间安排一定会比找工作的学生更加紧凑?
 
三、既然不想错失机会,也得到了第二次面试的机会,理应十分珍惜才对,何况自己也在面试前致电再次确认。但又为何在面试同一个时间段安排做兼职?(天知道兼职的缘由是随口胡诌的还是事实。如果是后者,真的怀疑这位同学的智商。)
 
四、就算真的是经验不足,两件事情安排起冲突了,也应该知道哪个更重要,哪个可让步。如此一条逗比短信“下次再也不鸽了”,就有可能得到对方谅解,并相信你真的不会再“鸽”了而再给你一次机会?
 
从学生思维向职业人士转变,并非是简单的身份改变。简单来说,是从花钱模式转变为挣钱模式。
 
 
既然是挣钱,就必须得有价值创造。除了亲生父母,大概不会有其他什么人无端给你送钱。无论什么职业,从事何种工作,创造价值越多,得到的收益回报也就越多,这不难理解。对于刚跨出校门的学生来讲,即便顶着名校的光环,学业上也非常的出类拔萃,如果不能给企业带来价值,在职场上就毫无价值。
 
能独当一面和有责任担当,是价值创造的前提条件;而信守承诺,是个人在社会上安身立命的基本保障。简而言之,这些个人特质统称为“靠谱”
 
除了学业优秀,你够“靠谱”吗?如果做不到靠谱,哪怕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又有何用?
 
行将踏上社会的孩子们,耍小聪明在职场社会毫无用处。想要找到心仪的工作、做到自食其力并逐渐实现人生价值,先努力让自己变得靠谱起来吧。这比学更多的知识、考更多的证书、做更多的兼职,都要有意义得多。